一盏冷云包

坐中人半醉,帘外雪将深。

海风编年史(3)
本篇时间记录线为2018.11.6-11.30
前文(2017.6-2018.11.3)可翻阅合集中的两篇长文章。
部分图源网络,侵删。如有补充,欢迎留言,谢谢。
圈地自萌,不喜勿入。
禁二传二改。

海风互动编年史(2)

发布了长文章:海风互动编年史(2)

点击查看

前文2017.6-2018.9点击查看

本篇记录时间轴暂时为2018.10—2018.11.3

圈地自萌,纯粹为CPF滤镜下的记录。严禁二传!!!谢谢。

起床气的梗(海风)

清晨。

阳光从未完全拉严实的窗帘缝中透入房中。

秦山风睁开眼睛,感受到背后的人放在自己腰上的手,和压着自己的腿,迷迷蒙蒙的意识回炉。

身后的怀抱温暖,带着淡淡的清香,秦山风想到某人昨晚的撒娇,勾唇无声地笑,而后轻轻地握住腰间的手。

手指纤细而骨节分明,触手感柔软细腻,握着便十分有安全感。秦山风忍不住在被窝中把玩了一会身后人的手。

感觉到被自己握着的手动弹了一下,秦山风转过身想看看某人是不是醒了。

“唔……别闹。”便见近在咫尺的吴乃言紧闭着眼蹙着眉头,噘了噘嘴,还攥紧了一下两人握着的手,腿蹭了蹭后又继续压着对方的腿,一副睡不饱受到干扰下意识气恼的小孩子模样。

秦山风无奈又宠溺地看着仍自闭目熟睡的吴乃言,用目光描摹着对方精致秀气的五官,情不自禁伸出空着的手,用食指轻轻抚平她微蹙着的眉心。

怎么会有怎么可爱的人呢?连起床气都这么可爱。

忍不住再靠近,缩短着本就气息相闻的距离,发丝交缠,吻便落在了对方的唇上。

许久,快喘不过气来的吴乃言伸手推了推人,睁开眼,看着眼前退开一点的秦山风,恍惚了两秒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耳尖迅速地漫上红意。

“早上好。”秦山风含笑看着眼前羞窘的人。

“早、早上好,山风姐姐。”吴乃言看着秦山风脉脉含情的眼神,心里一热,翻身亲上了对方含着温柔笑意的嘴角。

“礼尚往来,早安吻。”

今日糖分很足,P图以降血糖(๑• . •๑)
各种风格都能完美配对的神仙CP
可帅可粉可性感~

海风编年史外的辅助参考信息(含称呼合集)

海风互动编年史(1)

发布了长文章:海风互动编年史(1)

点击查看

海风编年史(2017.6-2018.9),存档用。圈地自萌,不喜勿入。
阅读用时预计0.5-1小时。禁二传。

海风编年史(2)(2018.10—2018.11.3)见合集中新一篇章。

P两张神仙CP的双人图。这两位真的是太好看了【捂心口
衣冠楚楚VS衣冠不整【喂

禁二传二改。

【令后||富察容音×魏璎珞】醉赤壁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

令后挚爱永恒~

『9月23日』海风

杭州到香港的飞机上,吴乃言在多日连轴转的通告行程中,难得睡了一会。

又梦到了秦山风。

梦见她数日前在香港挺身维护自己的场景,对关于自己的负面新闻,斩钉截铁地说“她不会!她很乖巧,是一个艺德很好的女生。”

从长长的关于她的梦中醒来,正是飞机提示降落事项的时候。

回思梦境,不论多少次,这种被对方全心全意保护、信任和理解的感动,都让吴乃言忍不住眼眶有些发红。

终于快要见到她了……想起昨天的媒体采访中,秦山风对最想见到的演员这个问题的答非所问——“谨言啊”,吴乃言忍不住又弯起了嘴角,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


飞机一落地,吴乃言开了手机,进入刚注册不久的ins,配了昨日做演唱会嘉宾的照片,写上「星海像你,那鼓励让我难忘」。

既然现在没有办法牵着你的手告诉全世界,那我会努力,直到未来有这样的一天。可是现下,请允许我,在半自由的网络国度,隐晦地,传达几分我的心意。


经过媒体大规模长枪短炮地接机采访,吴乃言终于到了秦山风下榻的酒店。

根据一直在与秦山风联系的微信消息,吴乃言让助理先送自己的行李回房间,自己直奔秦山风的房间。一路上心跳越来越快,紧张得手心直冒冷汗。

敲开门,吴乃言看着眼前含着温柔笑意的秦山风,所有散乱的神思和紧张倏然散去,而久别重逢萦绕心头的千言万语,却只化作一句“山风姐姐,好久不见”。

秦山风牵住她的手把她带进房间,关上了门,而后上前一步拥住了吴乃言,淡淡清香中,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好久不见,我想你了。”


宇宙浩瀚星海,抵不过你一点似水眼波。

世间万千风景,也不如你一瞬温柔笑颜。


————————————

这两天有空了都在嗑海风……之前留言里答应一位小可爱的令后日常中秋番外都还没写QAQ对不住

P了几张两人一起看演唱会的图弥补一下小小的遗憾。今天已经很甜了,住同一个酒店,肯定会碰面的。而且明天还要同框录节目,令后/海风女孩感觉快乐地要上天了~





《只道是寻常》六、舞低杨柳楼心月

简介:根据原剧和脑洞的长春宫令后日常。
本章概要:跳舞梗。

第六章、『舞低杨柳楼心月』

       万寿节。

       各宫均要献上寿礼庆贺皇帝生辰。

       前些日子,皇后精心绘制了两幅画作,一幅山水图,一幅洛神图,均是笔法精妙意境上佳,就连来帮皇后出主意的纯妃也抉择不下之际,魏璎珞提议选洛神图作为寿礼。

       “洛神,情意绵绵,顾盼神飞,眉眼之间还有三分像皇后娘娘。”

       视线不断在举着的画卷和皇后之间来回的魏璎珞顿了顿,掩下突如其来浮上心头的几丝莫名的失落,继续道:“选这幅送给皇上,皇上每次看到这幅画,都会想起作画的人,不好吗?”

       语毕还对皇后绽开了乖巧又软糯的笑容。

       皇后看着这笑颜,心里一动,脸上浮现几丝红晕,微笑着垂眸低头,仿佛只是因为被这么夸赞而羞涩。

       今日早间,魏璎珞替皇后检查贺礼的准备情况时,展开已送去珍宝馆装裱好的洛神图,凝视着画中的洛神,神情专注而爱惜。

       坐在书榻上的皇后瞥见她的神色,看了她好一会,思量间,做了个决定。

       待魏璎珞不在屋中时,皇后唤来珍珠,吩咐她将画盒中的贺礼替换成了之前那幅山水图。

       待到万寿宴上,在皇帝的期待下,皇后送上的画作自然便成了山水图,就连尔晴和明玉都互相惊讶地对视了一眼,只觉满腹疑惑。

       不知前情的皇帝仍是显得十分高兴,连连夸赞皇后笔墨雅致才情出众,还提起她少时的墨宝便已得到先帝称许的往事。

       魏璎珞对换画一事自然也是讶异,转头看着皇后,皇后只朝她温和又安抚地笑了笑,眉目温柔。

       娘娘自然有她的用意,只是这用意中是否有几分自己的原因?魏璎珞隐隐有几分莫名的明悟,但宴席间容不得分神,便暂时压下了心里的疑惑。

       而后高贵妃送上的贺礼——西洋乐器团表演,令皇帝兴奋得忘乎所以、连声赞叹,对高贵妃很是亲近。

       皇后看着皇帝,神色间隐约有些复杂,但又觉意料之内。自己身为皇后必须大度能容,不争不妒,只是今日自己心中已并无太多失落难过,对这样的事似已习以为常。

       魏璎珞看着这景象,却觉十分心疼,皇后的一片诚挚心意,竟不能被人同样一心一意地珍视对待,反而被轻易忘诸脑后。

       回到长春宫后,魏璎珞想哄皇后开心,便与明玉她们私下商量好,要给皇后一个惊喜。

       待明玉拿着洛神画卷问询皇后今日贺礼更换之事时,魏璎珞捧着最近半个月自己偷偷熬夜用辑里湖丝缝制的洛神服,进屋后提议要为皇后装扮上。

       作为绣坊绣活第一的魏璎珞,这精心准备送出的礼物自然衣饰精美,纹样别致。

       皇后又诧异又羞恼:“真是越来越胡闹了!本宫扮成洛神,成何体统啊?”

       话虽如此,皇后终归是不忍辜负魏璎珞的一番心意,半推半就地被几人扶去更衣。

       待更衣、梳妆完毕后,众人俱是眼前一亮,被衣袖翩然清丽脱俗的皇后所倾倒,赞叹连连。

       魏璎珞道:“您之前所述典故环肥燕瘦,这样的美人,璎珞今日总算是见识到了。”

       皇后含羞嗔了她一眼。

       魏璎珞继续灌迷魂汤:“但是那两位美人都是善舞之人,璎珞今日真的也很想见识一番娘娘的舞姿。”

       长春宫众人纷纷附和。

       魏璎珞满怀期盼:“娘娘,跳一曲。”

       皇后拗不过众人的请求,尤其是魏璎珞殷殷希冀的神情,终究心软应承。

       姿容绝世,水袖翩跹。
       月色灯火下,一舞动人心。

       魏璎珞痴痴凝望着皇后,只觉赏心悦目到极致,纵是仙女下凡也难以比肩。眼中流露出欣赏、仰慕,甚至是不自知的几分爱慕。

       自皇后那晚洛神倾城一舞后,长春宫人人欣羡,得空时便模仿起皇后的舞姿动作。

       这日,魏璎珞在书房中侍候皇后,趁着皇后正低头翻阅账簿时,在她身后偷偷比划着皇后当日跳舞时的动作。

       皇后一回头,便看见正手舞足蹈的魏璎珞。

       魏璎珞只觉自己就差当场石化,尴尬得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脸红欲滴,恨不得当场遁地到极北之地冰封自己。

       皇后忍着笑,道:“璎珞,你刚刚是在做什么?”

       魏璎珞满脸羞窘:“娘娘……这是,这是璎珞不自量力想要学一学娘娘的舞姿……您那日的洛神舞美得惊为天人,大家伙都很羡慕您,想学会个一招半式的也知足了。”

       皇后倒是没料到还有这么一出,只摇头笑笑:“你啊你啊,真想学的话,本宫可以教你,免得你在这仿佛醉酒小猴耍拳一般。”

       魏璎珞一脸惊喜,道:“谢谢娘娘!学生一定倾力以赴,不让老师失望。”

       皇后微笑道:“对了,之前的那幅洛神图,我见你似是十分中意,如今留之无用,不若也一并赠予你了。”

       魏璎珞没想到皇后会注意到这事,脸色有些发红:“娘娘,您待我太好了,可是这礼物过于贵重,璎珞不能收。”

       皇后伸手拍了拍面前紧张地交叠着手的魏璎珞,道:“又不是什么珍贵的画,不过是本宫一时心血来潮画就罢了。放着也是蒙尘,不如画赠知音人。你就当这是本宫对你的洛神服的回礼吧。”

       魏璎珞这才不再推拒,欣喜又感动地道谢应下。

       皇后起身到屋中空旷处,招呼魏璎珞:“过来。”

       魏璎珞几步向前。

       皇后道:“趁着现下有闲暇,且只你我二人,我先教你一些基础动作吧。”

       皇后示范了几个动作,便看着魏璎珞在旁边学,时不时亲手为她纠正动作。

       “这里手抬高一点……肩这里放轻松。”皇后靠近魏璎珞,指点她,“手指舒展开。”

       皇后的手从魏璎珞的身形,再从肩到手,一点点的教着,她的手微凉,却让魏璎珞觉得仿佛如冷冷冬日中的灼热汤泉,连带着让她脸色和耳朵都开始发红。

       皇后注意到她的神色,疑惑地问了一句:“你很热吗?”话音刚落,她便意识到了什么,耳垂上也跟着漫上几分红,不自觉地蜷缩了一下手指。

       皇后收回放在魏璎珞手背上的手,装作自然地理了理鬓发:“确实是有些闷热,这夏日当真十分难熬。”

       魏璎珞努力压着脸上的热意,点头道:“夏日苦捱,娘娘再忍耐一段时日。璎珞这就去给您再准备点冰果来。”
        
————————————————————

       又过了些日子,时值八月上旬,一弯上弦月悬挂夜空。

       魏璎珞这段时间跟着皇后学舞蹈动作,进步飞快。这日,她捧着一只造型精美的盒子进了书房。

       皇后手持着书靠坐在案几上,见到魏璎珞,便用眼神示意问这是何物?

       “娘娘,这八音盒是西洋物件,放在内务府积灰,实在可惜,璎珞便领了回来让您解解闷。”说着,魏璎珞将盒子放在了案几上,打开了盖子。

       盒中倒是机关精巧,但一时没让人瞧出稀罕之处来。

       魏璎珞伸手在其中的旋钮处转了数圈,抬头对皇后笑了笑,“娘娘,准备好了,请听。”语毕松开了手。

       只见这机关齿轮便自行运转起来,同时清脆悦耳的乐曲声也随之传出,闻之令人心悦。

       皇后仔细端详了这八音盒一会,含笑点头道:“这倒是心思技艺都甚为机巧,端是不凡。”

       魏璎珞笑眯眯道:“娘娘,璎珞今日还恰好遇上了西洋来的殷先生,他说这曲子配他们的华尔兹舞甚是美妙。他还特意拉着一个小太监跳了一段给我看呢。”

       皇后道:“华尔兹舞?”

       魏璎珞道:“对,是他们洋人的一种双人舞蹈,步伐虽然简单,但别有趣味。娘娘,不若我们来跳一段吧,也好比对一下洋人与我们大清的舞蹈,说不定会有什么新的启发呢。”

       皇后嗔了魏璎珞一眼:“你这鬼灵精,这是又想拉着本宫陪你胡闹了,成何体统啊?”

       魏璎珞轻轻拽着皇后的袖子,晃了晃,撒娇道:“娘娘,就跳一会嘛,反正这屋内又没有旁人。”

       皇后对着这样的璎珞,总是没法狠下心来拒绝,很是无奈:“你啊你啊,我看我就是太宠你了,你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说好了啊,就一会。”

       魏璎珞笑眯眯道:“谨遵娘娘懿旨。”

       扶着皇后到了屋子中央的空旷处后,魏璎珞道:“娘娘,这洋人舞蹈与我朝不同,如有唐突之处,还请恕罪。”

       皇后颔首示意无妨。

       魏璎珞贴近皇后,两人相对而立,仅隔一掌距离,左手握住皇后的右手抬起与肩同高,右手轻轻搂住了皇后的背。

       两人距离近到几乎可以呼吸相闻,淡淡的馨香近在咫尺,柔软的掌心相贴,一温热一微凉,指腹均贴着对方的手背。皇后还从未被人如此亲密地对待过,下意识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魏璎珞恍若未觉,低头看着两人的脚步,道:“娘娘,来,先迈左脚。”

       皇后一时被这新鲜舞步吸引了注意力,也跟着垂眸看着脚步,小心翼翼跟着魏璎珞的指引迈步。

       魏璎珞难得见到似乎无所不会的皇后,这样一举一动都认真初学的模样,看着便让人觉得心头发软,不由得眼里盈满了笑意。

       “来,娘娘,往您的左手方向转圈。”魏璎珞松开搂着皇后的右手,左手相握着举高过头顶。

       皇后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红着脸,转了两圈,仿若少女。

       站定后,两人相对而立,都觉十分有趣,在伴奏的乐声中,相视而笑,眉目间满是愉悦的温柔。

       舞低杨柳楼心月。
       言尽桃花扇底风。

(最后一句懂的人自然懂(。>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