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冷云包

坐中人半醉,帘外雪将深。

今日糖分很足,P图以降血糖(๑• . •๑)
各种风格都能完美配对的神仙CP
可帅可粉可性感~

海风编年史外的辅助参考信息(含称呼合集)

海风互动编年史

发布了长文章:海风互动编年史

点击查看

海风编年史(2017.6-2018.9),存档用。圈地自萌,不喜勿入。
阅读用时预计0.5-1小时。
禁二传。

P两张神仙CP的双人图。这两位真的是太好看了【捂心口
衣冠楚楚VS衣冠不整【喂

禁二传二改。

【令后||富察容音×魏璎珞】醉赤壁

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

令后挚爱永恒~

『9月23日』海风

杭州到香港的飞机上,吴乃言在多日连轴转的通告行程中,难得睡了一会。

又梦到了秦山风。

梦见她数日前在香港挺身维护自己的场景,对关于自己的负面新闻,斩钉截铁地说“她不会!她很乖巧,是一个艺德很好的女生。”

从长长的关于她的梦中醒来,正是飞机提示降落事项的时候。

回思梦境,不论多少次,这种被对方全心全意保护、信任和理解的感动,都让吴乃言忍不住眼眶有些发红。

终于快要见到她了……想起昨天的媒体采访中,秦山风对最想见到的演员这个问题的答非所问——“谨言啊”,吴乃言忍不住又弯起了嘴角,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


飞机一落地,吴乃言开了手机,进入刚注册不久的ins,配了昨日做演唱会嘉宾的照片,写上「星海像你,那鼓励让我难忘」。

既然现在没有办法牵着你的手告诉全世界,那我会努力,直到未来有这样的一天。可是现下,请允许我,在半自由的网络国度,隐晦地,传达几分我的心意。


经过媒体大规模长枪短炮地接机采访,吴乃言终于到了秦山风下榻的酒店。

根据一直在与秦山风联系的微信消息,吴乃言让助理先送自己的行李回房间,自己直奔秦山风的房间。一路上心跳越来越快,紧张得手心直冒冷汗。

敲开门,吴乃言看着眼前含着温柔笑意的秦山风,所有散乱的神思和紧张倏然散去,而久别重逢萦绕心头的千言万语,却只化作一句“山风姐姐,好久不见”。

秦山风牵住她的手把她带进房间,关上了门,而后上前一步拥住了吴乃言,淡淡清香中,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好久不见,我想你了。”


宇宙浩瀚星海,抵不过你一点似水眼波。

世间万千风景,也不如你一瞬温柔笑颜。


————————————

这两天有空了都在嗑海风……之前留言里答应一位小可爱的令后日常中秋番外都还没写QAQ对不住

P了几张两人一起看演唱会的图弥补一下小小的遗憾。今天已经很甜了,住同一个酒店,肯定会碰面的。而且明天还要同框录节目,令后/海风女孩感觉快乐地要上天了~





《只道是寻常》六、舞低杨柳楼心月

简介:根据原剧和脑洞的长春宫令后日常。
本章概要:跳舞梗。

第六章、『舞低杨柳楼心月』

       万寿节。

       各宫均要献上寿礼庆贺皇帝生辰。

       前些日子,皇后精心绘制了两幅画作,一幅山水图,一幅洛神图,均是笔法精妙意境上佳,就连来帮皇后出主意的纯妃也抉择不下之际,魏璎珞提议选洛神图作为寿礼。

       “洛神,情意绵绵,顾盼神飞,眉眼之间还有三分像皇后娘娘。”

       视线不断在举着的画卷和皇后之间来回的魏璎珞顿了顿,掩下突如其来浮上心头的几丝莫名的失落,继续道:“选这幅送给皇上,皇上每次看到这幅画,都会想起作画的人,不好吗?”

       语毕还对皇后绽开了乖巧又软糯的笑容。

       皇后看着这笑颜,心里一动,脸上浮现几丝红晕,微笑着垂眸低头,仿佛只是因为被这么夸赞而羞涩。

       今日早间,魏璎珞替皇后检查贺礼的准备情况时,展开已送去珍宝馆装裱好的洛神图,凝视着画中的洛神,神情专注而爱惜。

       坐在书榻上的皇后瞥见她的神色,看了她好一会,思量间,做了个决定。

       待魏璎珞不在屋中时,皇后唤来珍珠,吩咐她将画盒中的贺礼替换成了之前那幅山水图。

       待到万寿宴上,在皇帝的期待下,皇后送上的画作自然便成了山水图,就连尔晴和明玉都互相惊讶地对视了一眼,只觉满腹疑惑。

       不知前情的皇帝仍是显得十分高兴,连连夸赞皇后笔墨雅致才情出众,还提起她少时的墨宝便已得到先帝称许的往事。

       魏璎珞对换画一事自然也是讶异,转头看着皇后,皇后只朝她温和又安抚地笑了笑,眉目温柔。

       娘娘自然有她的用意,只是这用意中是否有几分自己的原因?魏璎珞隐隐有几分莫名的明悟,但宴席间容不得分神,便暂时压下了心里的疑惑。

       而后高贵妃送上的贺礼——西洋乐器团表演,令皇帝兴奋得忘乎所以、连声赞叹,对高贵妃很是亲近。

       皇后看着皇帝,神色间隐约有些复杂,但又觉意料之内。自己身为皇后必须大度能容,不争不妒,只是今日自己心中已并无太多失落难过,对这样的事似已习以为常。

       魏璎珞看着这景象,却觉十分心疼,皇后的一片诚挚心意,竟不能被人同样一心一意地珍视对待,反而被轻易忘诸脑后。

       回到长春宫后,魏璎珞想哄皇后开心,便与明玉她们私下商量好,要给皇后一个惊喜。

       待明玉拿着洛神画卷问询皇后今日贺礼更换之事时,魏璎珞捧着最近半个月自己偷偷熬夜用辑里湖丝缝制的洛神服,进屋后提议要为皇后装扮上。

       作为绣坊绣活第一的魏璎珞,这精心准备送出的礼物自然衣饰精美,纹样别致。

       皇后又诧异又羞恼:“真是越来越胡闹了!本宫扮成洛神,成何体统啊?”

       话虽如此,皇后终归是不忍辜负魏璎珞的一番心意,半推半就地被几人扶去更衣。

       待更衣、梳妆完毕后,众人俱是眼前一亮,被衣袖翩然清丽脱俗的皇后所倾倒,赞叹连连。

       魏璎珞道:“您之前所述典故环肥燕瘦,这样的美人,璎珞今日总算是见识到了。”

       皇后含羞嗔了她一眼。

       魏璎珞继续灌迷魂汤:“但是那两位美人都是善舞之人,璎珞今日真的也很想见识一番娘娘的舞姿。”

       长春宫众人纷纷附和。

       魏璎珞满怀期盼:“娘娘,跳一曲。”

       皇后拗不过众人的请求,尤其是魏璎珞殷殷希冀的神情,终究心软应承。

       姿容绝世,水袖翩跹。
       月色灯火下,一舞动人心。

       魏璎珞痴痴凝望着皇后,只觉赏心悦目到极致,纵是仙女下凡也难以比肩。眼中流露出欣赏、仰慕,甚至是不自知的几分爱慕。

       自皇后那晚洛神倾城一舞后,长春宫人人欣羡,得空时便模仿起皇后的舞姿动作。

       这日,魏璎珞在书房中侍候皇后,趁着皇后正低头翻阅账簿时,在她身后偷偷比划着皇后当日跳舞时的动作。

       皇后一回头,便看见正手舞足蹈的魏璎珞。

       魏璎珞只觉自己就差当场石化,尴尬得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脸红欲滴,恨不得当场遁地到极北之地冰封自己。

       皇后忍着笑,道:“璎珞,你刚刚是在做什么?”

       魏璎珞满脸羞窘:“娘娘……这是,这是璎珞不自量力想要学一学娘娘的舞姿……您那日的洛神舞美得惊为天人,大家伙都很羡慕您,想学会个一招半式的也知足了。”

       皇后倒是没料到还有这么一出,只摇头笑笑:“你啊你啊,真想学的话,本宫可以教你,免得你在这仿佛醉酒小猴耍拳一般。”

       魏璎珞一脸惊喜,道:“谢谢娘娘!学生一定倾力以赴,不让老师失望。”

       皇后微笑道:“对了,之前的那幅洛神图,我见你似是十分中意,如今留之无用,不若也一并赠予你了。”

       魏璎珞没想到皇后会注意到这事,脸色有些发红:“娘娘,您待我太好了,可是这礼物过于贵重,璎珞不能收。”

       皇后伸手拍了拍面前紧张地交叠着手的魏璎珞,道:“又不是什么珍贵的画,不过是本宫一时心血来潮画就罢了。放着也是蒙尘,不如画赠知音人。你就当这是本宫对你的洛神服的回礼吧。”

       魏璎珞这才不再推拒,欣喜又感动地道谢应下。

       皇后起身到屋中空旷处,招呼魏璎珞:“过来。”

       魏璎珞几步向前。

       皇后道:“趁着现下有闲暇,且只你我二人,我先教你一些基础动作吧。”

       皇后示范了几个动作,便看着魏璎珞在旁边学,时不时亲手为她纠正动作。

       “这里手抬高一点……肩这里放轻松。”皇后靠近魏璎珞,指点她,“手指舒展开。”

       皇后的手从魏璎珞的身形,再从肩到手,一点点的教着,她的手微凉,却让魏璎珞觉得仿佛如冷冷冬日中的灼热汤泉,连带着让她脸色和耳朵都开始发红。

       皇后注意到她的神色,疑惑地问了一句:“你很热吗?”话音刚落,她便意识到了什么,耳垂上也跟着漫上几分红,不自觉地蜷缩了一下手指。

       皇后收回放在魏璎珞手背上的手,装作自然地理了理鬓发:“确实是有些闷热,这夏日当真十分难熬。”

       魏璎珞努力压着脸上的热意,点头道:“夏日苦捱,娘娘再忍耐一段时日。璎珞这就去给您再准备点冰果来。”
        
————————————————————

       又过了些日子,时值八月上旬,一弯上弦月悬挂夜空。

       魏璎珞这段时间跟着皇后学舞蹈动作,进步飞快。这日,她捧着一只造型精美的盒子进了书房。

       皇后手持着书靠坐在案几上,见到魏璎珞,便用眼神示意问这是何物?

       “娘娘,这八音盒是西洋物件,放在内务府积灰,实在可惜,璎珞便领了回来让您解解闷。”说着,魏璎珞将盒子放在了案几上,打开了盖子。

       盒中倒是机关精巧,但一时没让人瞧出稀罕之处来。

       魏璎珞伸手在其中的旋钮处转了数圈,抬头对皇后笑了笑,“娘娘,准备好了,请听。”语毕松开了手。

       只见这机关齿轮便自行运转起来,同时清脆悦耳的乐曲声也随之传出,闻之令人心悦。

       皇后仔细端详了这八音盒一会,含笑点头道:“这倒是心思技艺都甚为机巧,端是不凡。”

       魏璎珞笑眯眯道:“娘娘,璎珞今日还恰好遇上了西洋来的殷先生,他说这曲子配他们的华尔兹舞甚是美妙。他还特意拉着一个小太监跳了一段给我看呢。”

       皇后道:“华尔兹舞?”

       魏璎珞道:“对,是他们洋人的一种双人舞蹈,步伐虽然简单,但别有趣味。娘娘,不若我们来跳一段吧,也好比对一下洋人与我们大清的舞蹈,说不定会有什么新的启发呢。”

       皇后嗔了魏璎珞一眼:“你这鬼灵精,这是又想拉着本宫陪你胡闹了,成何体统啊?”

       魏璎珞轻轻拽着皇后的袖子,晃了晃,撒娇道:“娘娘,就跳一会嘛,反正这屋内又没有旁人。”

       皇后对着这样的璎珞,总是没法狠下心来拒绝,很是无奈:“你啊你啊,我看我就是太宠你了,你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说好了啊,就一会。”

       魏璎珞笑眯眯道:“谨遵娘娘懿旨。”

       扶着皇后到了屋子中央的空旷处后,魏璎珞道:“娘娘,这洋人舞蹈与我朝不同,如有唐突之处,还请恕罪。”

       皇后颔首示意无妨。

       魏璎珞贴近皇后,两人相对而立,仅隔一掌距离,左手握住皇后的右手抬起与肩同高,右手轻轻搂住了皇后的背。

       两人距离近到几乎可以呼吸相闻,淡淡的馨香近在咫尺,柔软的掌心相贴,一温热一微凉,指腹均贴着对方的手背。皇后还从未被人如此亲密地对待过,下意识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魏璎珞恍若未觉,低头看着两人的脚步,道:“娘娘,来,先迈左脚。”

       皇后一时被这新鲜舞步吸引了注意力,也跟着垂眸看着脚步,小心翼翼跟着魏璎珞的指引迈步。

       魏璎珞难得见到似乎无所不会的皇后,这样一举一动都认真初学的模样,看着便让人觉得心头发软,不由得眼里盈满了笑意。

       “来,娘娘,往您的左手方向转圈。”魏璎珞松开搂着皇后的右手,左手相握着举高过头顶。

       皇后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红着脸,转了两圈,仿若少女。

       站定后,两人相对而立,都觉十分有趣,在伴奏的乐声中,相视而笑,眉目间满是愉悦的温柔。

       舞低杨柳楼心月。
       言尽桃花扇底风。

(最后一句懂的人自然懂(。>ㅿ<。)

【令后剪辑】越难越爱

无惧世事变改,还是越难越爱,为你所以在期待。
B站1080P链接 
av号:30582837

令后原剧向剪辑,结局双BE(也算某种程度上的HE(。

不管将来怎样,只希望两位神仙CP能一切顺遂,不变初心,不负时光。 

『8月29日』(海风/令后真人向)

真人向同人预警。不喜勿入,谢谢。
今天看了两场直播后的码字产出。
第一次写真人,标题就随意点了(。

——————————北京————————
       完成了当天的行程,终于收工,助理送吴谨言回家的路上,还特意没收了她的手机,让她在车上好好休息一会。

       吴谨言只笑笑应好。上车后就安安静静靠坐在后排。

       途中,助理回头看了看吴谨言,见她闭着眼,脸上也不像前几天那样总挂着阳光的笑意,苍白的神色到底是泄露了几分她的脆弱和疲倦。
        
       跟助理道别后,回家一人独处,吴谨言抱膝坐在沙发上,打开手机,没看汹涌而来的微博消息,只是先点开今晚和自己同一时间直播的秦岚微博,默默看起了她的直播回放。

       她的皇后娘娘仍然这么美,永远都是这么温暖体贴,被粉丝『怼』的时候无奈又可爱。看着屏幕的吴谨言,忍不住勾起了嘴角,眼中染上温柔的笑意。

       专注地看秦岚在直播中时不时地长篇大论开课堂,吃着两人都喜欢的火锅,吴谨言也仿佛暂时忘却了这两日令人难过的事。

     “谨言还跟我说JJ的经纪人联系她,邀请去看演唱会……”

       吴谨言没料到秦岚在今天的直播中,仍然毫不避嫌主动地提及她。

       眼睛突然又很是酸涩,眼泪不由自主地便滴落在了屏幕上。

       吴谨言哽咽了一下,尽管没有人在,仍然伸手捂住了眼睛,只是眼泪还是没忍住,直顺着手心滑落。

       一室安静,只有手机里秦岚温温柔柔的嗓音在继续,和一个抱膝埋首无言的背影。

       怎么办?我本以为,自己的努力,能够缩小与你之间的距离。只是如今,尚踏出迈向云端的第一步便已受挫,众口铄金,百口莫辩。曾以为最多是咫尺天涯,如今,只怕是天涯又天涯了吧。
        
——————————上海——————————

       完成今天千万粉丝福利——火锅直播——使(千万-8)粉丝在屏幕前当场质壁分离的任务后的秦岚,又匆匆坐车前往机场,去赶今晚飞北京的航班。

       坐在车上的秦岚,打开手机,插上耳麦,点开了吴谨言今天在爱奇艺的直播回放。

       一开场便是吴谨言在爱奇艺大楼中亮相,虽然仍然挂着阳光的笑容,诚挚地感谢在场热情的员工,但是秦岚仍然注意到她神色间遮掩不住的憔悴,以及大概因为偷偷哭过又不好好睡觉而发肿的眼睛。

       秦岚不由得捏紧了手指,抿着唇仔细地看着屏幕中的人,心里漫上一阵又一阵的心疼。

       看到她的小猴儿,抽中要唱的《一千年以后》,提到自己的偶像是皇后,只是话语间多了内敛和小心翼翼。连她自己的名字都不敢提起。

       还听她第一次唱《雪落下的声音》,声音有点哑,甚至因为失误还自己要求重唱一遍,一如既往地努力认真。

       秦岚垂下眼眸,默默地红了眼眶。

——————————北京————————

       飞机降落首都机场之后已将近凌晨,秦岚在飞行途中小憩了一会恢复了精神。重新打开手机,只见自己偷偷下载的「超级星饭团」又推送了吴谨言微博冒泡的提示。

       秦岚沉思了几秒,决定改变自己明天再去找谨言的计划,今晚就去看她。
  
       打开微信,给备注名为小猴儿的谨言发了条消息:等我。

       很快,聊天界面便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只是过了快一分钟,才收到对方发来的:皇后娘娘??

       秦岚微微笑了一下,这小怂包,回复:夜宵想吃什么,我给你带。

       小猴儿:!!!山风姐姐你已经到北京了吗?现在要来我家???

       秦岚:对,你先洗洗,但别睡,等我。
       秦岚:有想吃的东西吗?我很快就到。

       小猴儿:……
       小猴儿:不不用啦,都这么晚了,我不饿。你路上小心。
      (正在输入中)小猴儿(正在输入中)……小猴儿(正在输入中)
       小猴儿:我等你。
       
       真可爱。秦岚忍不住低头笑了一声,心里压着的愁闷担心也散去了一些。
        
       门铃响起的时候,吴谨言正手忙脚乱又重新整理了一下本来就还算干净整洁的屋子,赶紧跑去看门禁显示屏,确认是秦岚后,给她开了门。

      “山,山风姐姐,晚上好。”一紧张就又磕巴的谨言,拘束的模样,仿佛她才是上门来的客人。

      “怎么又叫我山风姐姐?我是你的皇后。”秦岚看着谨言关上门,看她拘谨又乖巧的样子,忍不住抬手摸摸她的脑袋,“我开玩笑的,你想叫我什么都好。”

       谨言抬头对她绽放了一个软萌又乖巧的笑容。

       直击红心。你完蛋了秦岚。秦岚再次忍住了不知是第几次突如其来地想亲亲对方的想法。

       仔细地端详着她的小猴儿的脸色,确实很是苍白,眼睛还是有些红肿,掩饰不住的黑眼圈。

       不过才三天没见,她所珍视的护着的女孩儿怎么憔悴成这样?

       没有办法忍受心里漫上的难过和心疼,秦岚上前一步,拥住了谨言,一只手抚上了她的脸,用指尖轻轻地抚了抚她的眼周,眼里满是疼惜。

       已是浑身僵硬仿佛大脑当机了的谨言,尚未回过神来,只呆呆地看着近在眼前又一次举止亲密到令人窘迫的秦岚,一时失语,只身体已早一步反应,耳朵和脸都瞬间染上红晕。

      “谨言,别怕。一切都会好的。”秦岚的声音里藏着坚定的温柔。

       谨言眨了眨眼,瞬间又红了眼睛,泪盈于睫。

       秦岚靠近她,以额相贴,摸摸她的背:“乖,别哭啊,会有很多喜欢你的人相信你、支持你,况且,你还有我,我会一直在。”

     “我……”哽咽了一下的谨言,想努力憋回眼泪,却流得更快,泪眼朦胧中看着眼前的梦中人,感受着对方为她揩去眼泪时的轻柔和珍视。

       却见秦岚笑了一下,轻声说:“怎么办?你再哭得这么可爱的话,我就要亲你了。”

       谨言惊得瞪大了眼,只愣愣看着秦岚,不知该作何反应。

       下一瞬,便见对方平日总含着倾人笑意的唇,贴近,轻轻地亲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谨言颤抖了一下,脸瞬间红得快要冒烟,连脖子都开始发红:“山、山风姐姐,你……”

       秦岚含笑凝视她:“这是对我的小猴儿的安慰。乖,不要难过了,振作起来,一切都会好转的。”

       谨言垂了垂眸,掩住了一瞬间的失落,抬起头,被泪水洗过的眼眸更加明亮:“那,我可不可以,任性地要求再被安慰一次。”

       秦岚扑哧笑了一声,点头:“好。”

       谨言闭上眼睛,以为她会亲自己另一边的眼时,唇上却悄然覆上了一抹温软,含着茉莉花的香味,又似最干净甜美的雪落下。

       谨言睁眼看着已经稍稍退开些的秦岚,抿了抿唇,忍不住鼓起勇气开口:“你知道刚刚,不该是好朋友该……做的事吗?”

       秦岚眼神温柔,双手捧住谨言的脸:“你的心,我懂。我的心,亦是。”
         

        

《只道是寻常》五、闲敲棋子落灯花

《只道是寻常》
简介:根据原剧和脑洞写写长春宫中令后日常。

第五章、『闲敲棋子落灯花』

       紫禁城中六宫皆知,纯妃与皇后素来要好,时常登门造访。

       这一日,纯妃带来一副新觅得的品质极佳的玉石棋具,作为皇后前些日子赠予她南宋刘松年《四景山水图》的回礼。

       两人言笑晏晏,相谈甚欢,纯妃便提议与皇后手谈一局,皇后欣然应允。

       魏璎珞和明玉立在一旁侍候,为两位娘娘准备好了茶点和消暑的饮品。

       魏璎珞站在皇后身侧,目不转睛地看着棋盘,看着皇后白皙修长的手指拈着玉石棋子,更衬得她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皇后偶尔会看魏璎珞一眼,见她专心致志的模样,唇角悄然噙着笑意。

       纯妃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了几瞬,不着痕迹地收回,若有所思。

       明玉在一旁看着魏璎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因着屋中没有外人,两位主子又向来宽和,是故言语间也没什么忌讳,道:“璎珞,你又看不懂,看得这么起劲干嘛?”

       魏璎珞眼睛都没从棋盘挪开:“就是因为不会,才更要学嘛。难得我们娘娘和纯妃娘娘高手对弈,机会难得,我当然要抓住时机认真观摩学习啊。”

       明玉:“哼,又拍马屁。”

       魏璎珞歪了歪头,看了她一眼:“拍马屁?难道你其实觉得主子们下棋水平很差吗?”

       明玉气鼓鼓:“你!我才没有这样的意思,你不要在娘娘面前血口喷人污蔑我!”

       说着明玉转而向皇后假意哭诉:“娘娘,你看,璎珞又欺负我!”

       魏璎珞只一脸无辜地站着,悄悄地翻了个白眼。

       纯妃扑哧笑了一声,拿绣帕掩了嘴笑着。

       皇后无奈地笑了笑,用团扇轻拍了一下明玉,道:“好啦,你们两个啊,明明可以成为好朋友,非要欢喜冤家似的成天斗嘴。也不怕纯妃娘娘看了笑话你们。”

       “谁……谁和她是欢喜冤家了?!”明玉飞快地看了一眼魏璎珞,神色间又是恼怒又带点慌张和羞意:“娘娘,您现在都只知道护着她,都不疼我了!”

       说完,明玉跺了跺脚,便气恼地跑出门去了。魏璎珞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无奈地挑了挑眉。

       皇后摇了摇头:“这丫头……”说着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纯妃,道:“让妹妹见笑了。”

       纯妃温婉一笑:“这有什么。明玉性子活泼,皇后娘娘体恤宫人,名为主仆,相伴多年,其实待她们从无苛责,反而如家中妹妹一般,臣妾向来知晓。”

       皇后神色间颇有些头疼:“话虽如此,只是明玉性格过于莽撞,本宫一直希望她能收敛些性子,免得她将来惹祸上身。要是明玉能学着璎珞一半,变得持重谨慎有条理就好了。”

       魏璎珞闻言红了脸:“娘娘谬赞了,璎珞还有很多不足,还要跟着您好好学才是。”眼神却分外明亮。

       纯妃看了看魏璎珞,意有所指道:“娘娘,尔晴稳重细心,明玉活泼直率,都是跟随您多年的忠仆,只是如今我看着,在您心中,她们竟似都比不上眼前来了没多久的璎珞了呢?”

       皇后闻言,瞥了一眼看似不在意实则紧张羞涩竖着耳朵听的魏璎珞,道:“本宫向来一视同仁……”

       皇后看着突然有点泄气的魏璎珞,微微一笑:“只不过璎珞……她很好,与我格外投缘,人也机灵,甚得我心。值得好好栽培。”

       魏璎珞脸色红得似要冒烟,眼神中却又透露出十足的喜悦来。

       纯妃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人之间似乎有些微妙的氛围,眼中划过意味不明的情绪:“璎珞当真是有福缘,连臣妾看着,都觉有些羡慕皇后娘娘对她的这般青眼有加呢。”

       “连你也打趣我。”皇后娘娘嗔怪地笑。

       “璎珞,脸色怎的这般红,莫不是发烧了吧?”纯妃带着点促狭的笑意问魏璎珞。

      立刻感受到皇后娘娘担忧的目光落在身上的魏璎珞: “……谢纯妃娘娘关心。璎珞只是因为天气炎热……有些,有些透不过气来罢了。”

      说着上前端走案几上的茶盏,道:“璎珞再去给两位主子准备点冰果和饮品来。”说完便赶忙行礼告退。

      到了屋外的魏璎珞,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脸上热意似有减退。她也不知为何,自前些天雷雨夜后清晨醒来,发现自己与皇后娘娘同榻而眠,惊得如遭雷劈,趁着皇后尚未醒转,赶紧轻手轻脚掀开被子下了凤榻,装作一切无事的模样。

       后来皇后娘娘也没有特意提起,两人似乎十分默契地忘记这事。但是魏璎珞心里总时不时浮现当时近在咫尺的皇后睡颜,恬静清美又温柔,还有淡淡的茉莉花香,忍不住有些心跳加速和脸红。

       魏璎珞也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她向来认为自己将皇后看作主子、恩师,相处得越久,逐渐把她当做了姐姐。不,似乎又不只是姐姐,好像有什么地方还是不一样的。可是,到底是什么地方不一样?

       魏璎珞心里有微弱的、似乎不能触碰的疑惑和茫然。所以在纯妃意有所指的眼光和话语中,会觉得不自在和忌惮,总觉得怕被她看透连自己都还未想通的答案,才找了个借口出来避了避。

       去小厨房准备了冰果和饮品,收拾好有些纷杂的心绪,魏璎珞又回到屋中侍奉两位娘娘。幸而没多久,两人便结束了对弈,自是皇后赢了数子,纯妃惦念着回宫继续赏画,就告辞回了钟粹宫。

        这日晚间,皇后用过晚膳后,只留了魏璎珞一人伺候。

        皇后坐在书榻边,看着案几上的棋盘,道:“璎珞,以前有学过下棋吗?”

       魏璎珞摇了摇头:“不曾学过。”

       皇后:“那你想学吗?本宫可以教你。”

       魏璎珞惊喜点头:“真的吗?谢谢娘娘!”

       皇后含着笑,眼神温柔又宠溺:“本宫既然当了你的老师,只要你想学的东西,本宫都会教你。”

       又来了……这样的眼神。魏璎珞尽力稳住紊乱的心跳,再次向皇后谢恩,便按着皇后娘娘的示意坐在案几另一侧的书榻上,开始用心听起了皇后的围棋授教。

       在庭院的明玉,看着屋中二人在宫灯映照下,在窗户上显现出的相对而坐身影,气鼓鼓扯着一株绿植的叶片:“哼,狐狸精!”

—————我是过了几天的分割线—————

       几日后,魏璎珞已经粗通围棋,皇后在闲暇时便会与她对弈,寓教于弈,只是魏璎珞因为初学,不时出昏招,堪称一只小臭棋篓子,让皇后娘娘很是哭笑不得。

        一日晚间,皇后待忙过诸事后,得闲坐下,欲与魏璎珞接着白日未下完的棋局继续。

       只是皇后看了两眼棋盘,便看出不对劲来,再看看对面看似冥思苦想实则紧张地偷偷看自己的魏璎珞,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皇后装作颇为忧虑地叹了口气,轻蹙着眉。

       魏璎珞立刻一脸紧张和关心:“怎么了娘娘?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

       皇后颔首,一脸忧色:“璎珞啊,按着许多古书中说法,花草木石皆有灵,本宫琢磨着,这玉石棋子材质上佳,温润通透,只怕也是可以吸收这日月精华修成正果,在棋盘上耐不住了,便悄悄地御风而去了罢。”

        听到此处,看着皇后眼中洞察一切的笑意,魏璎珞哪能不知道皇后已看出她做的好事——偷偷地拿走了棋盘上三颗棋子。

       魏璎珞又羞又窘,局促道:“对不起,娘娘,我一时……”

       皇后拈着棋子的手轻轻地拍了一下魏璎珞放在案几上的手,柔软又带着一点冰凉的触感一瞬即分,打断她的话语:“无妨。下不为例即可。”

       魏璎珞很是羞愧,觉得自己这回一点都不『君子』。特别是在皇后明显已经让了她几子的情况下,魏璎珞还是输得很快,输了也觉输之不武。

       于是,魏璎珞每日夜间回房后,埋头苦学的除了练字外,又多了一项——钻研棋谱。

       不求对弈中能胜过皇后娘娘(只怕此生无望),但求就算是输,也好歹每局能撑过一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