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冷云包

坐中人半醉,帘外雪将深。

《只道是寻常》四、记取小窗风雨夜

《只道是寻常》
简介:根据原剧和自己设想的场景,写点长春宫中皇后×璎珞相处日常。

【注:我觉得皇后心中丧子之痛的伤口始终是难以愈合的,剧中前期三年颓丧便是如此,就算看了皇帝提前立储的旨意重新振作,更多也只是因为责任而已,后面仍然有她手持长命锁独自默默垂泪的场景(被璎珞撞见了)。所以想写点让璎珞安慰皇后小天使的日常。
两个独立坚强又美好的人,能在脆弱时互相倚赖依恋,才是真·全心交付的神仙CP。真的是很日常的文,笔力不足,看客随意,谢谢。】

第四章、『记取小窗风雨夜』

       时值盛夏,白日里魏璎珞看这天色,寻思着夜里会有大雨,傍晚时分便让人去库房取来油布,盖在长春宫园圃中正值花期的茉莉花上。

       今晚轮到魏璎珞为皇后值夜,她做事向来妥帖,细心服侍着皇后洗漱入睡,为皇后娘娘放下床帷前,娘娘还对她温柔地笑了笑。

       绝色倾城。每天都对着这样的美人儿,一日比一日觉得她比昨日更美,是怎样的感受?魏璎珞暗自忖度,觉得自己大概可以写出篇万言书来。

       平复了一下波动的内心,魏璎珞便在离凤床不远的桌子前守夜,一边翻阅着皇后白日教过的功课内容,默默温习和思索。

       已至三更时分,窗外忽然狂风大作,风声呜咽,连带着窗棂也被吹得发出些响声。

       魏璎珞看了眼没有动静的凤床,放心不下,出门去庭院中再次检查了一番花圃上的油布铺设,确认能遮挡风雨后,方才返回寝宫中。

       正关上房门,便听一声巨雷轰鸣,魏璎珞被震得手都颤抖了一下。

      “璎珞?璎珞在吗?”此时屋内传来皇后被惊醒后的传唤声。

      “娘娘,我在。”魏璎珞急忙快步上前,掀起床帷,只见平日总是神色淡定温婉的皇后娘娘,仅着中衣坐着,面色有些发白。

       又是一声惊雷炸响,皇后闭着眼轻颤了一下,脸色又白了几分。

       魏璎珞跪坐在床榻边,扶住皇后的肩:“娘娘,只是打雷了,别怕。”

       皇后眼中隐隐含泪,带了点难见的惊惶之色,瞧着很是楚楚可怜:“璎珞……我方才梦见永琏了,梦见他叫着额娘向我跑来,却摔了一跤,我正要去抱他……”

       魏璎珞只觉这样的皇后看着让自己心疼不已,心里萌生出的怜惜也越发强烈,柔声安慰道:“娘娘,不要怕,二阿哥聪明毓秀,一定也希望娘娘您能平安顺遂,少些伤怀。”

       魏璎珞拿出绣帕轻拭着皇后额上的冷汗,接着道:“璎珞小时候曾听姐姐说,人若逝去后,好人便会飞升成星,到了夜晚,尚在世间的人们若是思念故人,只要抬头看满天繁星,也许能感念到想要见的人。”

       皇后脸色和缓了一些,抿着唇不语,只认真瞧着魏璎珞说话。

       魏璎珞轻轻地拍着皇后娘娘的背安抚,继续道:“娘娘,您想,若这漫天星辰都曾是世间的好人,那他们在天有灵,也能避开人世因邪念而生的纷争,想必会过得比从前快乐许多。既然如此,那他们也必定希望自己所牵挂的人,不要太过伤心,能好好活着,将他们未来得及在尘世体验的快乐也一并感受,才是对他们最好的告慰,不是吗?”

       看着魏璎珞诚恳又关怀的神色,皇后心思通透,知她是在劝解自己。但听着她的话,又觉心上久久难愈的伤口,似乎被人轻柔地吹了吹,又小心翼翼地抚了抚。

       皇后轻轻颔首,凝视着魏璎珞:“璎珞,本宫也希望,你能过得快乐轻松一些,我相信,这也是你姐姐阿满对你的企盼。”

       魏璎珞没想到被自己安慰着的皇后,在此时还能为自己着想,又想起姐姐,感动中又带了些伤感,眼里浮上一层雾气,连带着看皇后也朦胧了起来。

       对视着的两人便如两汪湖水隔空而望。

       便在此时,隐隐轰隆雷声传来,皇后又轻颤了一下。魏璎珞眨了眨眼,掩下眼中的水汽,伸出双手捂在了皇后娘娘的耳上。
  
       皇后被魏璎珞的举动惊得向后瑟缩了一下,又停住不动,脸上悄然浮上几分红晕。

       魏璎珞一本正经道:“娘娘莫怕打雷,这雷声只是因为天上的雷公电母在闹矛盾,只不过他们吵架声音比平时大了些而已。”

       皇后虽然被她捂着耳朵,但还是能听见魏璎珞说话,闻言忍不住笑了一声,嗔怪地看了她一眼:“又胡说八道了,”停顿了一下,撇过眼道:“谁,谁说本宫怕打雷了?”    
             
       魏璎珞一脸严肃:“是是是,奴才一时口快失言,请娘娘恕罪。皇后娘娘一点都不怕黑,也压根不怕打雷,堪称胆识过人,一代巾帼英雄,女中豪杰。”
         
       此时两人挨得本就近,皇后听着这话中的揶揄之意,抬眼看着魏璎珞努力绷着的笑意,很是羞愤,忍不住抬手拍了一下魏璎珞放在自己耳边的手:“放肆!你……你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就知道对着本宫胡说,别以为本宫不会罚你!”

       魏璎珞对着皇后乖巧地笑:“是是是,皇后娘娘向来赏罚分明,这六宫人人皆知。只怕娘娘这次又要罚璎珞抄写了,只不知这次是不是该写「惧雷」一百遍了?”

     “你……”皇后瞪了一眼魏璎珞,只是在后者眼里这一瞪毫无威势,反而万分可爱。

       此时又是惊雷连着炸响,因着紫禁城地基本就高出城外寻常人家许多,这雷声便显得更是近在咫尺。

       魏璎珞紧了紧捂着皇后娘娘耳朵的手。皇后止住话头,闭了闭眼,绷着身子,魏璎珞注视着她的眼神有着自己也不自知的爱怜。   

       过了一会,雷声已歇,屋外雨声渐大,敲打在宫殿的瓦楞上,如谱奏乐曲,声如碎玉,清脆可听。

       璎珞松开皇后已被自己捂得温热泛红的耳朵,寻思着自己是否用的力气不当,让娘娘的耳朵都变红了。

       屋内两人一时静默不语,皇后听着这雨声,似突然想起什么,看着窗外,面露忧色。

       魏璎珞知她心意,道:“娘娘,您放心,您的茉莉花早已经盖好油布,保护好了。”

       皇后欣慰点头:“你办事,我最是放心。”

       魏璎珞有些羞涩地笑笑,扶着皇后娘娘重新躺下:“都是璎珞应当做的。娘娘,今晚这雷声应是都过去了,您该继续安置了,太医吩咐过您要好好休息,不能过度劳累。”

       皇后看着话语间满是温柔的魏璎珞,觉得她虽然年纪尚轻,但冷静果敢,聪慧坚毅,远胜同龄人,又善解人意,不知为何,与自己格外投缘,许多话能让自己敞开心扉与她言说……真是处处都合自己的心意。

       这块璞玉尚只稍加打磨,便已绽放出这样的光芒,皇后有时觉得她很像曾经年少时的自己,有时又觉她是完全不一样的,但终归是让在深宫沉寂的自己重新看到了希望和光亮。

       虽然是雷雨夜,但因着盛夏时节,屋里仍然有些闷热,魏璎珞取来团扇,坐在床榻边,为皇后扇着风。

       皇后不忍她辛劳,只道:“本宫不热,这便睡了,你自去休息吧,不用扇了。”

       魏璎珞只是摇头:“娘娘,我还不困,您快安寝吧,等您睡了,璎珞自会去休息。”

       皇后闻言,看了看魏璎珞,知道拗不过她,只能闭上眼,在轻柔的扇风中舒缓心神。

       不知过了多久,似是做了个短暂又温馨的梦境,皇后睁开眼,侧过头便见魏璎珞侧着身子半趴在床榻边,呼吸轻缓而均匀,已是熟睡的模样,手里还拿着团扇。

       皇后静静地凝视了一会魏璎珞,看着她平日总是冷静又带点冷冽意味的秀美容颜,此时睡着后方透露出几分不谙世事的天真单纯来,忍不住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眉眼和脸颊。

       回过神来自己不妥举动的皇后,忍不住微红了脸,咬了咬唇,神色间似有些疑惑和懊恼。

       半晌后,本想推醒璎珞回房去睡的皇后,看着她眼下轻微的黛色,又觉不忍和心疼,只能无奈地轻叹了口气,起身替她除了鞋,扶着她的腿也放到床榻上,顺便还为她调整了一番睡姿,免得她气血不畅。

       幸亏魏璎珞身量甚轻,向来柔弱的皇后娘娘也能完成这番举措,还匀了自己的薄被为她盖上。

       睡梦中的魏璎珞,似觉平日里淡淡的茉莉花香如有实质触手可及,眉眼更舒缓了一些,只更深地陷入了沉沉的温暖梦境之中。

       夜漏更深,屋外风雨声不曾停歇,只一对璧人静静相依而眠。

       记取小窗风雨夜,
       对床灯火自多情。

『星沉海底当窗见』(七夕特别番外/令后)

(注:本篇不作为前期陆续在更新的令后日常文的同一系列,当做平行世界吧。)

       又是一年七夕。

       魏璎珞处理完琐事,便急匆匆地赶回长春宫。天色已晚,宫道旁早已燃着宫灯,但也无碍漫天的星光。

       魏璎珞看了看夜空,天清无云,万里星空璀璨。看着已在眼前的“长春门”,忍不住绽开一个柔软明快的笑容。

       还未入长春宫庭院,便听见宫女们的笑闹声传来。魏璎珞快行几步,便见珍珠翡翠玛瑙等人已围着一张长桌,正依次屏气捏着银针放入盛水的碗中。银针入水直接沉入碗底时,众人便都发出遗憾的叹气声,片刻后又重头再来,乐此不疲。

       就连素日持重的尔晴也和明玉等人,兴致勃勃玩着这乞巧节的女儿游戏,企盼心灵手巧和美满姻缘。

       魏璎珞突然便想起那年七夕,皇后为了教她要平心静气、耐心等待,亲自示范这水面行针。只见她闭着眼睛,素白手指捏着银针,手腕平稳无一丝颤抖,只一次,便成功让银针飘浮在了水面上。

       还想起那天的月色下,皇后娘娘向自己伸出的手心,眉目间俱是柔情,微笑示意。而自己便也伸出了手,与之相握,那一刻所感受到的柔软和温暖,已是此生难忘。

      “璎珞!发什么呆呢?今日乞巧节,快来一起玩呀!”明玉兴奋地朝魏璎珞招手。

       魏璎珞看了她一会,只微笑摇头:“不了,我要先去看看娘娘。”

       明玉噘了噘嘴,嘀咕了一声:“你就知道娘娘。哼,狗腿!”

       魏璎珞笑了笑,只径直朝院内走去,没几步,便瞧见皇后含笑盈盈立在宫殿门前,目若星辰,只柔柔地看着魏璎珞。

       院内宫灯明亮,皇后一身浅色常服,眉目温婉,在夜色灯光中显得格外动人,仿若洛神遗世而独立。

       魏璎珞心口砰砰直跳,不知为何突然有些近乡情怯之感,本来想飞奔到皇后面前,撒个娇说说今日办事有多累,但偏偏如足下生根,只痴痴看着皇后,目光依恋,心里有其他别样的情绪似要破茧而出。

       皇后目露疑惑,见璎珞停住不动,便举步走近她:“璎珞,你怎么了?”

       魏璎珞因着自己刚刚突然的失态,有些羞窘,闭了闭眼,道:“我……刚刚……刚刚娘娘实在是太过好看,璎珞一时以为见了仙女,忍不住多欣赏了一会。”

       皇后忍不住笑,伸出纤纤素手,轻轻地弹了一下魏璎珞的额头:“怎的天天如个登徒子一般,对本宫换着法儿花言巧语。得亏你是个女儿家,换作别人,本宫早赶出宫去了。”

       魏璎珞看着皇后的笑颜,心里一热,话到嘴边,却不由自主地变成了:“娘娘,我……好想你。”

       皇后露出些许疑惑的表情:“怎么忽然这么说,不是白日里方才见过吗?何况你天天都黏在本宫身边,怎的说得仿佛许久未见了一般?”说着笑了笑,似是觉得平素向来精明狡猾的璎珞又在自己面前犯傻。

       魏璎珞恍惚了一瞬,自己也觉刚刚的话有些奇怪,不好意思地低头道:“我也不知道刚刚是怎么了……不过……”

       魏璎珞顿了顿,逸出点调侃的笑意道:“面对娘娘您这样的美人儿,便是看上千遍万遍都觉得太少。璎珞今日办事离开太久,没见到娘娘,一时不见,如隔三秋,想念也是人之常情。”

       皇后又是无奈又是羞涩,脸颊微红,咬了咬唇,只对着魏璎珞摇了摇头:“你啊你啊,是成天吃着蜂蜜还是糖果,怎的就不见你胖。”言语间很是无可奈何。

       魏璎珞看着对自己从来都是温柔又宠溺的皇后,心里发软,不受控制地上前一步,轻轻伸手拥抱住了她。

       虽然软玉温香在怀,却不知为何,魏璎珞心里突然涌上巨大的恐慌和悲戚,似是觉得自己若不抓住怀中的这个人,下一瞬她就会消失不见,眼里霎时满是泪水,止不住落下。

       魏璎珞越抱越紧,喃喃道:“娘娘,请您千万不要离开我……”

       皇后诧异又温柔地回抱住她,带着无奈又心疼的笑容,另一手轻轻捏着绣帕为她拭泪:“本宫……我就在这,不会走,乖,别哭了。”

       魏璎珞含泪点头道:“好。”忍不住侧头轻轻靠在皇后肩头。

       皇后轻轻地拍着她瘦削的背,仿佛在哄着一个讨要糖果的孩子。

       魏璎珞心头一动,便觉心跳越来越快,淡淡的清香萦绕在鼻尖,看着皇后柔美的侧颜,不受控制地越靠越近,终究是顺从了心底难以抑制的愿望,轻轻一吻落在她的脸侧。

       便见着皇后一颤,耳垂瞬间通红,侧头含羞带嗔地撇了魏璎珞一眼,后退一步,脱离开了她的怀抱。

       魏璎珞痴痴地凝视着皇后,道:“娘娘,我……”一边说着,一边想要握住皇后的手,便觉此时,晚风拂面,一片茉莉花瓣飘落在自己伸出的手心中。

       周遭景象已是天旋地转,物是人非。

       夜空中忽然有一颗流星划过。

       而眼前满院凄清,茉莉花飘落一地无人清扫,只有魏璎珞一人,独立在院中,怔然回神。

       半晌,魏璎珞垂眸看着手中的佛珠,苦涩一笑:“……您又骗我了。”

       泪珠滑落,只是再无人,无人为她轻轻拭泪、柔声安慰。

       她想为之付出生命去保护的那个人,已经走了很久很久了。

       没有人,也不会再有人,能够让她再放下防备、全身心的依赖了。

       我为什么要晚了一日归来?
       而你,为什么没有再等等我?
       不是约定好了,你要等我回来的吗?

       夜深人静,星辰漫天。一院空寂,无人应答。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只道是寻常》第三章(上)

简介:根据原剧和自己设想的一些场景写写长春宫中令后相处日常。

【本篇注:剧中璎珞效仿聊斋中嫦娥颠当的故事向皇后焚香告饶的场景太有爱,忍不住想扩写一下这个场景的前篇。大略搜了搜聊斋的成书年代,按照一些考据的说法,这本书基本上是蒲松龄七十岁左右才成书(1710年左右),而且家中贫困,生前未能出版。在他死后,他的子嗣整理手抄本。等到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才首次刊印出版,所以在乾隆七年左右的故事背景中,皇后和璎珞能看到这本书只能是民间流传的限量版的手抄本。既然这手抄本限量而珍贵,那璎珞在家中时不太可能听过聊斋故事,最有可能的情况便是在皇后教她功课期间读的。
没有很仔细地查……说这么多只是为了更顺理成章地写日常,做个铺垫!嘻嘻。】

三、『搜罗神鬼聚胸臆』(上)

        皇后虽然有体寒之症,但一旦天气入暑,又比旁人更受不住暑热,即使屋内摆上更多的冰块降温,皇后也时不时拿着团扇摇着。

        自魏璎珞心疼皇后难耐酷暑,想法子做出冰鉴后,冰镇的水果、果汁便成了皇后娘娘的心头好,总忍不住贪嘴想要多食。
        
        奈何魏璎珞仗着叶天士的医嘱,对皇后娘娘的衣食住行都管得甚严。皇后娘娘很是气苦,甚至还拿出皇后威仪命令魏璎珞多倒一碗。

        可惜魏璎珞软硬不吃,愣是只让眼巴巴的皇后娘娘定时少量食用。皇后又舍不得当真罚她,只能暗自生着闷气。

        魏璎珞见着皇后这难得耍小孩子脾气的模样,心里发软,觉得娘娘这模样当真世上第一可爱,又好笑又心疼。

        不过到底是不舍得让她难受,魏璎珞又找叶天士讨论了一番,确定了一些食材的属性后,就换着法子给皇后制作一些非寒性又能清热解暑的饮品。虽然比不上皇后心心念念的西瓜汁,但也足以让她解解馋消消心火和暑热。

        因着昨日赢了和皇后娘娘的赌书之约,魏璎珞今日除却用牛乳和武夷山红茶制作了奶茶,在冰鉴略略冰镇了一会,还特意捣鼓了一些精巧可爱、品相清新的点心。

        看着皇后食用时眼里露出的愉悦,魏璎珞注视着皇后的目光温柔明亮又满足。

         这日晚上,按照往常,本该是璎珞练字,皇后在身边读书顺带监督教导她。却见魏璎珞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来,对皇后言道:“娘娘,前些日子富察府又送来礼品,其中便有一些书籍,璎珞整理的时候看到这部手抄的『聊斋志异』,翻了几页,似是十分有趣,讲些鬼神精怪之事。”

        皇后接过书来,抚了抚书面,翻开略略浏览了一番序言,也生出几分兴味来,道:“这本书看着倒立意新颖。”

        魏璎珞一看有戏,便接着道:“璎珞小时候,姐姐还在身边时,常常会在晚上给璎珞讲些故事,如今回想起来,姐姐讲故事的声音仿佛仍在耳边。”

       皇后看着魏璎珞,眉目温柔又怜爱:“璎珞,你姐姐阿满确实待你很好,是难得一见的好姐姐。”

       魏璎珞垂眸点头道:“是,没有姐姐从小照顾,就没有今日的我。我……”璎珞顿住,似难以启齿。

       皇后微笑示意道:“无妨,有什么话你说便是了。”
        
       魏璎珞耳朵渐红,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一鼓作气道:“娘娘待我十分温柔,深恩似海,总让璎珞想起自己的姐姐,昨日的赌约娘娘大度让璎珞侥幸赢了,璎珞想提的那个要求便是,便是想让娘娘今晚能给璎珞念念故事,就这本书上的任意一则便好。”垂着眼眸不敢看皇后。

       半晌,皇后“扑哧”笑出声来,左手拿着书,右手温柔地摸摸璎珞的头:“傻孩子,这么紧张做什么?本宫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这有何难,便是每天都为你念几则故事又有什么打紧?”

        魏璎珞闻言不可置信地抬头,满心欢喜,伸手握住皇后的手腕,脸颊轻轻地在皇后的掌心中蹭了蹭,一脸依恋:“娘娘是世间最好最好的人,璎珞一定是修了几世的福缘,才能遇见仙女下凡的您,谢谢您能让我到您身边,还待我这么好,璎珞都不知怎样才能报答您。”

        皇后神情愈加温柔,轻柔地用手指抚了抚魏璎珞微红的眼眶,眼神中满是疼爱:“又在说傻话了。”说着眼神扫到屋内的冰鉴,停了停,道:“既然这么想报答,那明日为本宫准备两碗西瓜汁吧。”

        魏璎珞顿住,抬眸看着眉眼柔和又宠溺的皇后,捕捉到其中一丝促狭的神情,恋恋不舍地放开皇后肤如凝脂的手,一本正经又忍不住带笑道:“娘娘请恕璎珞难以从命,璎珞只能去做为了娘娘好的事情,这违背医嘱的事情,璎珞宁愿受罚,也不愿去做。”

         说着,璎珞伸手将皇后手中拿着的《聊斋志异》翻开任意一页,篇名为『雷曹』,笑看着皇后:“娘娘,还请为学生传师授道解惑也。”

        皇后轻嗔了魏璎珞一眼,“本宫愿赌服输,自不会耍赖。去书榻上坐着吧。”

        两人移步书榻坐定后,皇后便手执书卷,嗓音清淡又带着难以察觉的温柔,诵读起这则故事来。

         故事篇幅不长,但叙事精简,字句间才情斐然,读至「仰视星斗,在眉目间……细视星嵌天上,如老莲实之在蓬也」,皇后目光中流露出欣赏之意。

        璎珞靠坐在书榻的案几上,以手支颐,专注地看着皇后,眉眼间俱是心满意足,似是天地间眼中仅能容下眼前这一人。

        皇后念至篇末结语「岂神人之私报恩施哉,乃造物之公报贤豪耳」,轻轻颔首,深以为然:“这倒是个好故事。”

        魏璎珞伸手越过案几,捏住皇后的袍袖摇了摇:“娘娘,这乐云鹤确实重情重义,两遇仙人也是造化非凡,这能上苍茫云海手摘星斗的境遇也着实令人羡慕。娘娘,您觉得这世上真的有鬼神吗?”

        皇后笑了笑:“兴许有吧。「举头三尺有神明」,可让世人心中警醒,也可让人心中有个寄托,不至在末路时内心无所依托。”说着,不自知地转动着手中那串晶莹中带着石榴红的佛珠,目光中流露出些许哀思和愁苦。

         魏璎珞知她定是想起了早逝的二阿哥永琏,起身两步到皇后面前蹲下,伸手握住皇后的手,掌心温热而柔软,仰头柔声道:“娘娘,从前璎珞不信这世上有鬼神之说,但这故事,既然善人善举能得鬼神回报渡劫,那璎珞便更希望当真有之,娘娘心地善良,宽以待人,一生做过如此多的好事,我相信神灵有知,一定会保佑娘娘此生平安喜乐,身体康健,心愿得偿。”

         说着,魏璎珞目光愈加明亮地望着皇后:“何况,娘娘乃天上仙女下凡,这天上的神仙,怎么着也会照顾一下昔日同僚。”

         皇后忍不住被逗笑,垂眸凝视着璎珞真诚又带着点古灵精怪的神情,回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放下书,轻轻地点了点璎珞的鼻尖:“你呀你呀,又嘴甜哄我开心。”

        窗外夜色星辰下茉莉花开正香,屋内温暖烛火中两人相视盈盈一笑,岁月静好,莫过于此。

我想白月光和璎珞了……
想看她们相视一笑心意相通
想看她们紧握着手含泪对望
想看她们面对风雨全心相护
……
唯独不想看两人匆匆一别就此失约,
再见已是阴阳相隔天人永诀。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

《只道是寻常》第二章(2)

长春宫日常记事。

二、『赌书消得泼茶香』(2)

        时值初夏,傍晚天色尚明,魏璎珞陪着皇后在长春宫庭院散步,观赏园圃中初开的茉莉花。

        微风习习,霞光晚照,伴着清淡的馨香,令人十分舒适。

        魏璎珞凝视着拿着一朵茉莉花轻嗅、露出明快笑意的皇后,仿佛看到她被这紫禁城深深压抑着的向往天高海阔的天性,那个藏在时光深处想快意江湖的昔日少女。

        有些话不曾明说,但是魏璎珞看得懂,她懂皇后此生所求不过是真心相待,努力秉持一如往昔的良善宽容不过是想尽力保留住紫禁城中难得的光明,善待她眼中同样可怜的其他后宫女子。即使,她不能再做自己。

        但在魏璎珞眼里,皇后已是这天底下最好最好的人。前些天皇后教她《道德经》,读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便觉这话是对皇后这般似水温柔的女子最好的注解。

         “璎珞。”皇后拈花回头,想唤魏璎珞上前同赏一株开得格外清美的茉莉花,却瞧见魏璎珞来不及收回的含着怜惜心疼欣赏的眼神,又似乎还有些别的情绪,一时怔住。

        魏璎珞赶紧上前一步,扶着皇后的手臂,应道:“娘娘。”眼神回复清明冷静,干净清澈得一点都看不出平日是那般狡猾的丫头。

        皇后凝神又细细瞧了她一眼,没看出什么异常来,只能暂时按捺下心里浮起的一点疑惑。转念又起了考校功课的心思,便道:“璎珞,白天教你的词中,你觉得哪句最宜形容眼前花景?”

        魏璎珞看着眉眼盈盈又竭力端着老师架子的皇后,略一沉吟,答道:“娘娘今日所授乃康熙爷年间大才子纳兰容若的词作,璎珞觉得他的词作清丽婉约,但情致哀绝,虽写景,但多寓其伤情。与眼前之境最契合的,我认为还当是那句
      「非关癖爱轻模样,冷处偏佳。
          别有根芽,不是人间富贵花。」
        此句虽写雪花,但所赞美的品性却是相通的。茉莉花清雅宜人,娘娘品性高洁,此情此景应是天上神女携仙花下凡。”

        皇后素来面皮薄,听得这么直白的夸赞,脸上迅速浮起红晕,嗔怪地看了魏璎珞一眼,“就你嘴甜,贯会胡说八道。”

         魏璎珞一脸无辜:“娘娘,学生这可是在娘娘的教导下学以致用,说的话再真诚不过啦,皇后娘娘可不就是天上的仙女,这话日月可鉴。”说着还以手指了指天。

        附近侍候着的明玉噘了噘嘴,低头嘀咕了一声“狐狸精!”
       
        皇后向来对魏璎珞宠溺有加,平日对其言行,只要不逾矩,也从不曾苛责。低眸无奈地笑了笑,岔开话题:“今日还未来得给你讲解的那首《浣溪沙》,本宫向来很喜欢,尤其是那句「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你可知其中含义?”

          魏璎珞向来在功课上勤勉,白日已自行看过注解,道:“这写的是词人往日闺房之乐,与妻子以茶为赌注,互相考校书文所载之处,以致茶撒衣襟,满室茶香。”
        
          皇后含笑点头:“不错。这典故源出宋代的李清照与赵明诚。夫妻二人皆有志于金石,闺中以茶赌书颇有雅趣。只可惜,纵是如此少年恩爱志同道合,也终生裂痕。”说罢轻叹了一声,回想自己这一路而来,眼里浮起愁绪。

        璎珞最是见不得皇后不开心的模样,只恨不得她能一生顺遂如意。见状,装作一脸想出了个绝妙主意的模样:“娘娘,不若您也考考我,我们效仿一番古人风雅,不过泼茶多有不便,不若我们另立赌注……输的人答应对方一个要求怎么样?”

         皇后被魏璎珞这鬼灵精的模样逗笑:“你倒是先说说,本宫若赢了,有什么可要求你做的?”

         魏璎珞眼珠一转,似是想到有趣之事,忍不住扑哧笑出声。皇后立刻一脸防备又狐疑的表情,觉得这一肚子坏水的丫头又要出坏主意了。

         魏璎珞忍着笑,道:“娘娘,若是您考校我觉得结果不满意,那便算您胜出,明日您可以饮两碗西瓜汁,怎么样?”

        皇后一听,立刻意动,眼里微露神往之意。魏璎珞看着她这难得孩子气的模样,目光柔软。

        待皇后回神轻咳一声后,继续问道:“那若是你胜出,你想要求本宫为你做什么?”

         璎珞笑意盈盈地看着皇后:“娘娘,我的品性您还不了解吗?一定不会是让您帮忙做作奸犯科的坏事,也不会让您为难。只是现下,我一时还想不到想要您做什么,这个待事后再提可好?何况娘娘还考不赢我这学生吗?”

        皇后嗔了璎珞一眼:“怎么听都像是你占便宜。西瓜汁本宫想喝几碗就几碗,怎么到你这西瓜汁竟像你独占之物了。”

         魏璎珞不答,只眉眼弯弯地笑看着皇后。

         皇后撇过视线,道:“也罢,本宫就吃亏考考你吧。”
 
         接着皇后连出十几道题,既有问诗文的出处,也有报诗名由璎珞背诵,璎珞都一一对答如流。皇后目光欣慰,但一想到赌注,心情便有些复杂。
         皇后看了一眼就差满脸写着求夸奖的魏璎珞,道:“最后一题,没有标准答案。你且说一说你最喜欢的诗人的三句诗和缘由。答得不好便算输。”

        魏璎珞凝思了一会,对答道:“娘娘平日也可看出,我最欣赏唐代李太白的诗。第一喜欢的便是他那句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这句诗极合璎珞性子,璎珞认为做事就该果决,快意恩仇,敢爱敢恨,干脆利落方能少后顾之忧。”

         皇后摇了摇头,道:“你呀你呀……璎珞,本宫教你读书知礼,并非为压抑你鲜活的天性,只是希望你能更明理,凡事能三思而后行。刚极易折,有的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也是一种选择。”

         魏璎珞凝视着皇后含着期望和忧虑的眼睛,心中感动,道:“璎珞谢娘娘一片苦心,往后定当更谨言慎行,不让娘娘忧心。”

        而后魏璎珞侧头望着这一园茉莉花,接着道:“娘娘,我第二喜欢的便是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璎珞日日在娘娘身边,每日都觉娘娘比昨日更美一些。这诗中难得一见的美人正是我心中所想要夸赞您的。”说完含笑看向皇后。

         皇后没想到魏璎珞又会说出这么一番,这么一番不知羞的话来,又好气又好笑,晕染双颊,羞恼道:“你这丫头真是……让别人听到了,还以为本宫专门喜欢听好话养佞仆呢!”

         不远处的明玉一脸震惊,喃喃道:“还能这么说?不愧是马屁精啊。”

         魏璎珞置若罔闻,继续言道:“这第三句,我当选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娘娘,璎珞认为人活世上,快意恩仇最为重要。有些人事,道不同不相为谋,当断则断,凡事潇洒些,也就不会活得那么累。不过,对我而言,其他人我都可以不在乎,只是不论娘娘怎样对我,我都会陪伴着您,不离不弃。”
        
         皇后内心一震,心上不由得浮起暖意和感动,失笑道:“你呀你呀,本宫教你读书,你这能说会道的本事可真是一日千里。”

        魏璎珞笑眯眯地看着眉眼温和的皇后,摇了摇她的手臂,撒娇道:“那先生,今日这局,可算是学生赢了吗?”

        皇后看着一脸希冀乖巧的魏璎珞,不忍令她失望,但又压不下对西瓜汁的神往,撇开眼别扭道:“……算了,勉强算你赢罢。本宫乏了,要回屋休息一会,你不要跟来。”

        说完,便抬步往寝宫而去,头也不回,似有闷闷不乐之意。

        魏璎珞看着皇后的背影,莞尔一笑,眼神明亮而温柔,如观稀世珍宝。

         这时,明玉走近几步,问璎珞:“喂,你平日里不是最紧张娘娘的身体吗?万一刚刚比输了,你还真准备让娘娘贪嘴喝两碗冰西瓜汁吗?”

         璎珞伸手弹了一下明玉的发髻,道:“愿赌服输,我当然会让娘娘喝两碗。”说完神秘兮兮地笑了一声,“只是我可以换两个更小的小碗呀,赌注里又没规定是用哪种碗。”

         明玉一脸你好狡猾的表情:“好哇你,你果真是个奸滑之人!”

         魏璎珞朝明玉做了个鬼脸,不理她,低头轻轻侍弄园圃中的茉莉花。

         其实,娘娘,我最喜欢的还是纳兰的「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您是这样美好值得被珍惜的人,我一定要保护好您,让您避开这皇宫中的妖魔鬼怪,即使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世间一切我所见过的山川河流、一年四季,皆不及你——不及你眼中的春夏与秋冬。

《只道是寻常》第二章(1)

长春宫日常记事

二、『赌书消得泼茶香』(1)

        近日,紫禁城中一切如常,没有需要着手操办的大事,皇后暂得浮生几日闲,有了更多时间教授璎珞功课。

         璎珞生性聪颖,悟性记性俱佳,又肯用功,皇后心里实在是很为有这样一个学生暗自得意和欣慰,只是这学生有时太有主见,让自己这老师也无可奈何。

         譬如,本来按照皇后的教学计划,教授诗歌部分时,准备先让璎珞背会现今圣上的大部分诗作,再行讲授其他大诗人的作品。

         只是在让璎珞背了十数首乾隆帝的诗作后,璎珞实在坐不住了,露出又嫌弃又困惑的表情,问皇后:“娘娘,璎珞虽然还没有读过多少书,但是总觉得这些诗……水平似乎差得一言难尽。”

         皇后瞪了一眼璎珞,佯怒道:“魏璎珞!我看你是真吃了熊心凤胆了,还是我平日里太宠你了?如今真是什么放肆的话都敢说!皇上的诗也是你能这样妄议的?”

         虽然被皇后瞪了一眼,但因她并非当真生气,反而让璎珞联想到挠人的小奶猫。璎珞轻轻嘀咕了一句:“可不就是被你宠的吗?”

         皇后听不清璎珞的嘀咕,又瞪了她一眼:“你说什么?还不认错!”

         璎珞赶紧上前两步,抱着皇后娘娘的手臂轻轻摇了摇,装作乖巧:“璎珞知错了。娘娘,可是璎珞实在不明这些诗的高妙之处。您看,这句    
      「慎修劝我莫为诗,我亦知诗可不为。
          但是几余清宴际,却将何事遣闲时。」
        别人都劝皇上不要写诗了,他自己也说诗不可为,既然对自己的水平有自知之明,那何必继续写呢?后面这些诗句读来絮絮叨叨,毫无美感,璎珞实在不懂。请先生为学生指点一二,指明通往大文豪皇上诗作光辉闪耀的大道吧!”
   
        说完,璎珞还双手合十,朝皇后拜了拜,表情虔诚。

        皇后被璎珞这一番不带磕绊的话听得,只觉被噎了一下,有心想为皇上诗作辩解一番,但又一时想不出什么违心之语,只得微微恼怒地伸手轻轻戳了一下璎珞的额头,“……还胡说!小心本宫罚你!”

         顿了一会,看着璎珞注视着自己的明亮双眼,皇后无奈道:“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诗亦如此,有些诗……也可多学多背,迟早能领悟其中深意的。也许,总有一天会用得上。”

         璎珞低头掩住笑意后,双手握住皇后的手,抬眸注视着皇后如含着一汪烟波浩渺湖水的眼睛,软语道:“娘娘,璎珞知道您的苦心,可是读书这事,还是讲求顺其自然,有些书还是要看是否合缘分。不过娘娘让我学,那我便好好学。
        只是……璎珞有个不情之请,娘娘能不能不要一直教皇上的诗啊,皇上的诗现在已经有一万首了,若是要全部学完才能读其他人的,那李白杜甫白居易等大诗人的诗可不得后继无人?大家都来不及读他们的诗了,岂不可惜?”

        看着皇后有所意动的神色,璎珞赶紧继续劝说:“娘娘,要不您常常换不同的诗人名作教我吧,挑选其中您喜欢的先教我,可好?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可能会让我更好理解某些诗作的精妙呢!”

         皇后看着璎珞这殷切的目光,又加上手上握着的温软,又一次心软妥协:“你啊你啊……哪学来的这么伶牙俐齿。也罢,随你吧。”

         “谢谢娘娘!娘娘待我真好!”说罢,自觉“逃出生天”的璎珞迅速低头在皇后的手背上轻轻一吻。
      
         两人同时愣住。仿若有羽毛轻轻地在心上划过。

        待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璎珞,赶紧红着脸磕磕巴巴补救:“娘娘……我……这是,这是璎珞还未入宫前,在京城看到的洋人,对亲友表达喜欢亲近的意思……娘娘不仅是璎珞的主子和恩师,璎珞也早已将娘娘看做姐姐,一时高兴,便唐突了,请娘娘恕罪。”

        皇后忍着羞意,将手掩在袍袖下,蜷缩着手指,撇开眼强作无事:“无妨……只是你以后……切不可随意如此了,虽是洋人礼节,但到底与我大清风俗不同,若在宫中他人眼前如此,恐惹是非。”
        
        璎珞见皇后的耳廓越来越红,觉着有趣,忍不住调笑道:“娘娘,既然人前不能如此,那只有我们两个人时总可以罢?不然我想表达对娘娘的感激孺慕之情时,没有合适的方式但又很想表达,岂不是会憋坏?”

        皇后没好气地看着笑眼盈盈的璎珞:“休要胡闹。本宫罚你回去抄「矜持」二字一百遍!现在就回去抄!”
       
        “是,学生一定好好抄写,不负先生期望。”璎珞领了罚也不觉委屈,忍着笑退出书房。

        到了屋外,感受到自己脸上还未褪去的热意,璎珞轻轻用手指抚过自己的唇,望着春光正好的院子,精心饲养的茉莉花已长出嫩芽,不自觉弯着嘴角,柔和了眉眼。

        屋内,皇后捧着书发了会呆,目光不自觉地移到自己方才被轻吻过的手背,柔软的触感犹存。不知想到了什么,羞恼自语道:“真是个登徒子。”

《只道是寻常》(第一章)

想写点心目中的长春宫日常,想到了一些梗,慢慢更新。真情实感为令后(又要抹眼泪了T_T)

一、『红袖添香夜读书』

        自从皇后亲自教导魏璎珞读书识字以来,一个愿学,勤勉刻苦,三更睡四更起,一个愿教,温柔耐心,悉心倾囊相授,使得魏璎珞学业进步飞速。

        这一日晚上,长春宫的书房内,皇后照常靠坐在书榻边读书,偶尔翻页时抬头看看书桌前提笔练字的魏璎珞,看她一丝不苟专注的模样,总不自知地逸出笑容,眉眼弯弯满是温柔。

        等到皇后再一次抬头注意魏璎珞时,只见她轻轻蹙着眉头,下笔犹疑,似有困扰。

        皇后放下书起身轻轻走到魏璎珞身边,只见她用来练字的纸张上已写了好几遍“鳳棲梧桐”,只是“鳳”字笔画过多,这字便写得欠缺美观。

         正自苦恼的魏璎珞,抬眸瞧见了噙着笑意的皇后,便带了丝撒娇的口吻道:“娘娘,这凤字好难写。”

        皇后柔声道:“本宫教你。”

        看着皇后柔和宠溺的眼神,不知怎的,璎珞心口漏跳了一拍,耳尖漫上一丝红,忙道:“好……好呀。谢谢娘娘……不,谢谢先生。”说完便眼神亮亮的又抑制不住喜悦地望着皇后。

         皇后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呀……”说完便挨近璎珞身侧,轻轻覆上璎珞执笔的手。

         素手柔荑,白皙纤长,带着凉意,仿佛一块温软的寒玉覆在手背,璎珞心里一颤,微微偏头看着皇后清丽无双的侧脸,在烛火的暖光下,显得格外温婉动人,一时看怔了眼。

         皇后握着璎珞的手正欲带着她写字,察觉到璎珞的视线,侧过头想说让她专心一些,可因两人本就挨得近,这一转头,璎珞只觉一抹柔软轻轻擦过自己的脸侧,如风过疏竹、轻鸿掠水。

        两人同时一愣,尚未细想,脸上都迅速浮起红晕,对视一眼,又觉难以言说的异样,便又同时羞涩地别开眼。

        半晌,两人都强自掩下不自然,同时绷着脸,皇后避开璎珞明亮清澈的眼神,低头扶着璎珞的手教她一笔一划地写着,“璎珞,复杂的字,更须静下心,心有其形,下笔方能有神。”

        “是,娘娘。”伴着淡淡的茉莉花清香,璎珞强自收敛心神,待皇后放开手后,继续感受着刚刚感悟到的书写技巧,学着皇后的字迹专心练习。只因,想跟得上她的步伐,也不愿,让她失望。

        是夜,璎珞侍候皇后洗漱入睡后,去到寝宫外侧的房间守夜。看着窗外洒入的月色,摸了摸自己的侧脸,忍不住垂眸轻轻一笑。

        凤栖梧桐。可我想,这天下,哪里能有梧桐,足以与您相配?

琅琊榜2系列剪辑第十弹——【林奚】是泪是笑是谁的劫

林奚单人向为主的歌词向剪辑,小皮旌少量出镜。

两个月听了几百首古风歌终于找到一首还没人用过又适合剪林奚单人的歌,好听到单曲循环三天了XD

林奚太完美啦,沉迷林奚小姐姐不可自拔!济世仁心小神医,一颦一笑皆动人。

是泪 是笑 是谁的劫

今夕 何夕 阴晴圆缺

回首 已是 梦不觉

BGM:初夏小溪《长是人千里》


前期剪辑指路:

第一弹:今夕夫妇【剑魂】HE 萧平旌×林奚||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第二弹:今夕夫妇-千里姻缘一线牵-用仙剑配乐打开萧平旌林奚cut

第三弹:今夕||萧平旌×林奚||世间始终你好||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旌奚

第四弹:【刘昊然】萧平旌单人燃向[英雄寞]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第五弹:今夕夫妇-对不起合辑【林奚×萧平旌||张慧雯×刘昊然】

第六弹:今夕夫妇-另一个结局[萧平旌×林奚||刘昊然×张慧雯]-虐向

第七弹:【林奚×蒙浅雪||张慧雯×佟丽娅】双女主百合向【魑魅魍魉】

第八弹:【百合】[林奚×蒙浅雪-张慧雯×佟丽娅]高甜HE剧情向-隔世隔花见你,身不由己

第九弹:今夕夫妇【一眼万年】林奚×萧平旌||张慧雯×刘昊然